草莓视频ios下载

您當前位置: 蔣垛中學- 教育科研- 課題研究
孫紹振:2019年高考作文兩大亮點及演講稿的寫作
2019-06-13 07:32:14




孫紹振:2019年高考作文兩大亮點及演講稿的寫作

孫紹振

1960年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。現爲福建師大兩岸關系和平發展中心研究員,文學院教授委員會主任、博士生導師。曾任中國文藝理論學會副會長、福建省作家協會副主席。

2019年的高考作文命題有兩個重要特點:一是從世界觀和方法論的高度討論立德樹人;二是全國Ⅰ卷對考生提出了明確的文體要求——寫作演講稿,這是曆史性的巨大突破。

1從世界觀和方法論的高度討論立德樹人。

今年高考全國I、II卷和各地試卷的作文命題有三方面特色

第一,題目沿襲了開放性和導向性統一的共識。

第二,傾向于議論,並不完全排斥抒情。

第三,提供了相互矛盾的素材,對于善于在矛盾對立中展開論述的考生而言,這樣的素材有助于激發他們深層次、全方位地思考。若一味依據論點選擇與其一致的事例或名人名言來寫作,作文的立論往往是片面的。高考要體現選拔性,首先就應在這方面拉開區分度。

 

作文的立論本質是立人,而不僅僅是展現寫作技巧。對于這一點,在理論上是沒有爭議的,許多專家不約而同地把立德樹人作爲命題的主旨。立德樹人的思想基礎是辯證唯物主義,其最基礎的觀點就是把一切事物(命題)作爲矛盾的統一體,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一定條件下不斷進行運動轉化。這要求我們對具體矛盾作具體分析——這是馬克思主義的活的靈魂,是我們的世界觀,也是我們的方法論,更是面對自然、社會、人生等一切方面的哲學基礎。

命题时,如果不将立德树人放在辩证唯物主义的哲学基础上,就可能不彻底、不稳固。主流意识形态、核心价值观方面当然是作文命题与立意主要着眼点,不过我们也不应忽视:辩证唯物主义是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哲学基础。推动青少年确立这样的世界观,掌握这样的方法论,是中学教育的关键。高考作文命题,正是对这一思想的具体贯彻,其内在涵义,是为青少年在世界观形成时期提供方法论,把立人的根本放在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高度。在这个方面,全國卷和一些省份的命题做得较好,但有些省份的命题仍然处于自发、朦胧状态,在此不详述。

 

 

2在高考这一重要的选拔性考试中,要求考生写一篇演讲稿,這是曆史性的巨大突破。

2019年全國Ⅰ卷作文题目的最大亮点,不仅在于從世界觀和方法論的高度討論立德樹人,更为精彩的是,题目在文体上要求考生“写一篇演讲稿”。此外,全國Ⅱ卷题目给了考生5个写作任务选项,其中第一个就是演讲稿。这个亮点太“亮”了,甚至可以说是曆史性的巨大突破

傳統的科舉考試乃至現代高考百年曆史中的作文命題,都是做文章,從來沒有一次命題的文體要求是寫演講稿。在潛意識中,大多數人都以爲寫文章和演講沒有多大差異,但實際上,二者有重大區別。

演講和作文在表達規律上最主要的差異在于語境上的現場感。演講語言的口語化要求相當高。例如,魯迅在關于讀書的演講《讀書雜談》中,把讀書分爲兩類:一類是職業性的,一類是滿足興趣的。關于職業性讀書,魯迅講到自己“因爲做教員,有時即非看不喜歡看的書不可,要不這樣,怕不久便會于飯碗有妨”。他把自己讀書的目的降低爲“爲了‘飯碗’”,這也是爲了縮短聽衆與自己的心理距離:原來大作家並不是高不可攀的聖人,和普通人是一樣的。“飯碗”是個口語詞,用得很到位。其實魯迅可以選擇的詞語很多:爲了“生計”、爲了“生存”等,不是更文雅些嗎?但那樣說,不利于縮短演講者與聽衆的心理距離。把讀書人比喻爲木匠、裁縫,已經不“高尚”了,但魯迅接下來還說:“我想,嗜好的讀書,該如愛打牌的一樣,天天打,夜夜打,連續的去打,有時被公安局捉去了,放出來之後還是打。”把愛讀書的人與愛打牌的人相提並論,也大大縮短了與聽衆的心理距離。

使用口語詞彙是寫演講稿的常用方法。例如,文章裏寫“他們失敗了”,用在演講中就可能“不夠味”,代之以“他們完蛋了”,就增強了現場的感染力。又如,文章裏寫宰殺牲口,會寫“把它殺了”,演講時說“把它宰了”,就更容易挑動聽衆的情緒。

在語文課程標准的相關要求中,閱讀、作文和口語交際是三位一體的。作爲表達手段的演講和作文,雖然是兩種不同的形式,但實際上常被人們混爲一談。高考一直未把口語交際作爲考核內容,因此演講作爲獨立的文體並未受到重視,甚至被散文教學淹沒、同化了。在美國,中學就開設演講課程,大學有演講學、演講系,培養演講博士、演講教授;而在我國,這方面的研究還是一片空白,學界對演講理論與實踐方面的探索可以說是落後的。

 

演講是一門嚴肅的學問,是語文素養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,其在現場互動,在調動聽衆情緒、語言率性幽默等多個方面都有相當豐富的特殊規律。中學語文教育在演講教學方面的長期缺失,以及學界研究的局限,導致國人在這方面的素養並不發達。把演講稿當作散文來寫的現象十分常見。在許多演講比賽中,參賽選手只是複述早已寫好的演講稿;在不少致辭講話的場合,一些官員、企業家乃至學者都只是低頭念稿,沒有與現場聽衆的目光交流,關閉了“心靈的窗戶”。哪怕是一篇很好的稿子,如果把它當作演講稿,拿來照本宣科,聽衆也只能報之以昏昏欲睡。

从这一角度讲,今年全國Ⅰ卷、Ⅱ卷出現這樣的作文題,是對中學語文教學的巨大警示,也爲教育者提出了嚴峻的挑戰。這雖是遲到的提醒,但需要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。

 

演講稿的寫作

孫紹振

 

許多人寫不好演講詞,原因很多,其中之一是不明白一個道理:演講和作文不同,文章的讀者是單獨一人,演講則面對衆人。一人自由,可斷斷續續,且不受他人影響;多人共聚一室,情緒易受周圍的影響。他人的笑聲或噓聲、會場的活躍或沈悶都會鼓舞或打擊演講者的情緒。更重要的是,演講者與聽衆面對面,不像文章作者與讀者互不相見,讀者的情緒、反應不影響作者的情緒,而在會場上,演講者不單純是發出信息,同時又在現場接受聽衆的信息反饋,現場的反應立即影響演講者的信心、情緒、才智的發揮,甚至決定其成敗。

 

演講與作文的不同,歸根到底在于作文是單方面的輸出信息,演講是演講者在現場與聽衆的雙向交流;除此之外, 聽衆與聽衆也處在雙向交流之中,不過他們交流的不是語言,而是情緒和反應。 

 

嚴格地說,演講是三方信息的相互交流。

 

在演講現場中,如果演講者與聽衆,聽衆與聽衆三方面能夠互相溝通,情緒能夠自由、自然、自發地交流,就會形成一種濃郁的心領神會的情緒氛圍,有了這種氛圍,哪怕是無聲的體態語言,都能引發滿場的歡笑和掌聲。如果這三方面不能順暢溝通,則任何美妙的語言都難以得到起碼的感應。聽衆無動于衷,對于演講者的情緒無疑是一種消極的刺激,甚至會造成演講者與聽衆之間的對立,不管多好的演講詞都難以形成交流的氛圍。 

 

正因爲要達到三方面心領神會的交流,演講者就要盡一切可能抓住會場上每一個聽衆的心,不讓任何一個人走神。即使有一個人做小動作,發出細微的聲音,都可能影響自己或者其他人情緒,進而影響會場情緒的貫通。

 

爲了創造最佳效果,就不能以傳達一般的思想和情緒爲滿足。演講詞的第一要義就是必須是你自己特有的、富于個性的思想和情緒,最忌諱老生常談,尤其是那些人所共知的大話、套話、空話。必須記住,你在台上講話,只代表你自己,不代表校長、不代表官員、也不代表《人民日報》,因而現成的、流行的話越少越好,要努力把生活中最爲精彩、最能代表自己個性和心靈特點的話講出來。

 

要做到這一點是不容易的,因爲那些現成的話語有某種優勢,不動腦筋就可以說出來。但是這樣的話又有一個缺點:不管什麽人講出來都是一樣的,沒有一點新鮮感。沒有新鮮感就沒有吸引力;把沒有吸引力的話,在大庭廣衆之下滔滔不絕地大講一通,除了叫人昏昏欲睡以外,沒有什麽用處。據我做演講比賽評委的經驗,整場演講比賽下來,真正有自己的話語的選手,往往不足百分之十。

 

事實上,每一個人都是一個不可重複的存在,每一個人的心裏都充滿了與衆不同的思緒,只要把其中百分之一的東西拿出來,就能出彩。遺憾的是,多數人都做不到這一點。這是因爲,人們常常有兩種不由自主的沖動:第一,就是從最爲省力的地方做起;第二,總是不由自主地跟別人講一樣的話。而演講卻要求有個性,就是要和別人不一樣。試想,一次演講比賽下來,近二十個選手,大部分參賽者講的東西是一樣的,只有個別選手別出心裁……如果你做評委,你會把高分評給什麽樣的人呢?

 

从这个意义上说,演講稿的寫作,最重要的就是充分表现你的个性;用最大的努力把你特有的观点提炼出来,最忌就是把流行的观念、话语拿出来重新炒一次冷饭。

 

韓愈說:唯陳言之務去。說的雖是寫文章,但對于演講稿,尤其需要去陳言

 

但是,演講與一般寫文章相比,還有一個特別的要求。那就是要有現場感。所謂現場感就是,要有一種強烈的意識,每一句話都是講給那些帶著不同的思想情緒、懷著不同的關切的聽衆聽的。他們都很可愛,但有一點不夠可愛,就是隨時隨地可能走神、開小差。你的語言必須喚起他們的注意,使他們的精神集中;把他們從來會場路上還困擾他們的事務中爭取過來。一般的官樣文章、大話、套話,不能排除現場的幹擾,激起他們的興奮。所以演講稿的語言一定要明快。明快到有一種面對面的感覺。像聞一多的《最後一次演講》那樣:今天是中華民國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,雖然所用的詞彙很平常,卻很有力量。

 

要做到有現場感,用語的力度須和一般文章不同。比如,在一般文章中,你反對一種觀念,只要說,這是不對的,就成了,但是在演講中,就要帶一點情緒。你可以說:這是錯誤的。如果還不夠分量,那麽你可以說:這是荒謬的。如果你論述民衆的收入不提高,就不可能有人資助希望工程。這樣說,對于寫一般文章,可能就足夠了,但是對于演講就顯得有點不夠味道 ,這時,你最好說:如果大家都很窮,那麽希望工程就可能變成失望工程。這樣說可能好一點了;但對于調動現場聽衆的情緒可能還是不夠到位。這時,你就可以在情緒上再加一點碼:希望工程可能變成失望工程,失望工程,可能變成絕望工程。這樣的效果就可能好得多。如果你在論述環保問題,說到地球上的臭氧層上的空洞已經和美國的國土面積差不多了。這也許比只是簡單地引述一下抽象的統計數字要好一點。但是,你要考慮一下,你的聽衆都是中國人,與其說,和美國國土面積一樣大,不如說比中國面積還要大一點更好。如果你說,每年因水汙染而死的人有多少,還不如說,就在我講話的時候,就在三分鍾之內,已經死去了多少人。

 

演講成功的關鍵在于:不管說什麽,都要用以引起現場的交流效果。這就要求演講者善于運用現場的一些來現象引起共同感受,福建師大中文系的盧佳音在以假如沒有改革開放爲題的演講中,本來准備的開頭是:

 

今天我做了一個小小的統計,剛才上台的18位演講選之斨校┲14種款式的衣服,10 種顔色,9種發型,除了性別,一如既往的只有兩種之外,我們的色彩變得豐富了,選擇變得多元了。這就是改革帶給我們的真真切切的變化。可是假如沒有改革呢,這些豐富的色彩就將退出今天的畫面,而大家呢,則不分男女統一著裝,先背毛主席語錄,再喊政治口號,想想吧,這樣的日子多麽枯燥。

 

但是,臨場,她覺得這樣引起共鳴的力度還不夠,就把稿子改動了:

 

謝謝大家的掌聲!我分析了一下,掌聲這麽熱烈有三個原因:一我是師大的學生,鼓掌的都是我的啦啦隊;二是,大家都聽累了,累壞了,精疲力竭,終于是最後一名選手上台了,可以松一口氣了;三是,我今天穿的還算漂亮。我之所以這樣穿著打扮站在這裏,實際上是改革的功勞。

 

她一說聽衆就笑了,笑是心理最短的距離,接著下來就是熱烈的掌聲。

 

現場共鳴有時並不一定要有充分的道理,有時則相反,來一點非理性的語言更能産生一點自我調侃的幽默感。有一個演講比賽的參賽者,抽簽抽到了第一個上台,這是很不利的,她卻抛開早已准備好的講稿即興發揮:

 

很不幸,今天,我抽到了第一個上台,碰巧上次參加系裏的比賽,抽簽的結果是我第三個上台。看來上帝有意要讓我做先行者、犧牲者。如果我能把教訓留給後來的同學們,讓他們發揮得更好的話,我的犧牲就無怨無悔了,下面的同學發揮得越是超過我,我就越感到欣慰。

 

她這麽一說,台下馬上報之以熱烈的掌聲。即興發揮能造成一種現場溝通的效果,其力量比脫離現場美麗的文字大得多。

 

爲了充分調動聽衆的注意力,話語不能空泛,發出的信息要有一點想象的刺激力。同時,語言必須十分精煉、集中。你的野心不要太大,不要指望你的一番話,會改變人家多少年來形成的觀念,但是可以推動他思考。

 

 

 

因而,演講稿就要寫得集中。與其講許多問題,一個都沒有留下印象,不如講很少的問題,讓人家久久不能忘懷。

 

在普通文章中可以講十個問題,在演講詞中最多只能講兩三個問題,而這兩三個問題還得很緊密地在邏輯上串聯起來,以層層推演的方式,一環扣一環地展開。這時最忌的是平面羅列:甲、乙、丙、丁,1234abcd;尤其忌諱先亮論點,後舉例子這種結構。這只能使聽衆停止思考,甚至昏昏欲睡。分散的論點和被動的(亦即無分析的,不能發展論點的)例子,無異于催眠曲。許多大學教授學富五車、才高八鬥,其講課效果往往不理想,其原因概不外于此。傷其十指,不如斷其一指,在短短幾十分鍾內,想把好幾個問題都講得很清楚,野心太大。當然教師講課要求有系統性,時間又十分充足,可以不得已而爲之,而在一般演講中則須謹慎處之。

 

在演講比賽中,論點尤其要集中,因爲時間的限制很大。

 

有一次演講賽,參賽者講的是一個很出名的幹警。他有許多感人事迹,但是演講稿的題目是敬禮,主要講一個場面:在他值崗時,一個小痞子,騎著摩托車,違規了。幹警向他敬了一個禮,說明情況,開了罰單。小痞子卻不分青紅皂白,一拳頭打到他臉上,把警帽都打落到地上了。這位民警,不慌不忙把警帽拾起來,又敬了一個禮。平靜地說明開罰單的理由。這下子把小痞子鎮住了。他說:我服了,從此我再也不好意思在你面前違規了。然后来了两三句对于敬禮的抒情语言。

 

聽衆立即鼓掌了。

 

1996年,在福建某大學舉行的一次關于稅務問題的演講競賽中,許多參賽者都犯了論點分散的毛病,力求全面的結果恰恰是很不全面。相反兩個參賽者集中在一個論點上,卻取得了冠軍和亞軍。冠軍的演講集中在她當了稅務工作者以後遇到的一個難題——如何處理好自己與有偷稅行爲的婆婆的關系;亞軍集中談目前我國每年偷漏稅總額高達一千億。

 

一千億,如果就這麽一句話帶過去,這個數字也可能會給聽衆留下某種印象,但是對于演講來說這樣的印象是不夠的。演講要求的現場效果要比這個強烈得多。亞軍獲得者死死揪住抽象的一千億不放,反复把它具体化,说这一千億等于全國县级以下一年财政总收入的总和,等于上海市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,等于两个三峡工程的投资(以上均为当时的统计数字)。他反反复复地说了几分钟,听众不但明白了他的思想而且感受到了他的情绪,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。

 

他之所以得不到第一名,可能是發揮得還不夠淋漓盡致。畢竟他所講的離會場遠了一點。最好能把事情拉到與會場上的人的情緒更切近一些。我在美國聽過克林頓的競選演說。那是在俄勒岡大學的校園中,克林頓一開頭不談別的,就談他上了台以後,將如何降低學生的經濟負擔,提出一個給學生貸款的辦法:等學生畢業以後,再從社會服務中分期償還。美國學生那時正因學費連年猛漲而苦惱,聽了這些話,馬上歡呼甚至尖叫起來。

 

我想如果这位大学生懂得一点克林顿式的演讲术,他就应该再发挥下去,比如这样说:一千億,意味着我国还可以办一千多所中等规模的新大学(按当时的投资规模),这等于将现有的大学再增加一倍。我国目前高中生考大学的录取率大致是二比一。如果把这些偷税漏税的款项,都拿来办大学,全國的中学生就可能每一个人都有上大学的机会。而我们的家长既不用从幼儿园就开始走后门,也不用因为一分之差,拿上几万块钱让孩子去读高价学校。

 

 

從這裏,我們可以得出一個更加切實的結論:集中一點,死揪住不放,還不夠,要爭取發揮到淋漓盡致,關鍵是縮短心理距離,貼近聽衆的感覺和情緒。這樣才可能有某種煽動性。這種煽動性最容易達到三方情緒的高度交流,而這正是演講詞寫作的根本追求。

 

爲了達到最佳效果,光是論點集中還不夠,還要輔之以感情色彩強烈的語言。一般的演講者最易受到迷惑的是些抒情的、華麗的語言。然而實踐證明,這種語言只能有限度地使用。雖然這種書面語言有嚴密的好處,但也有其局限:一是書面語言由于日常使用率低,大腦皮層的反應不如口語快,很難在現場産生瞬時溝通的效應;二是它不如口語響亮幹脆,稍不留神,就會造成聽衆與演講者之間交流的阻隔。最好在大量使用書面語言後,在論點的要害處,有一些鼓動色彩的口語。在一次公安部門的演講會上,一個戰士講他在執行公務時,被歹徒打瞎了一只眼睛,歹徒彈冠相慶,說這下子他成獨眼龍了,但他傷愈之後又重返第一線工作了。講到這裏,他拍了一下桌子,大聲說:獨眼龍又回來了!

 

會場裏立即響起雷鳴般的掌聲。

 

這就是口語的力量。口語有它的直接共鳴性,其效果和書面語言是大不相同的,這一點卻往往被許多演講者忽略。有一次,我替一個模範幹警修改演講稿。他是一個頗有英雄氣概的漢子,說自己對歹徒有一股情不自禁拼命精神。我想到,他那種拼命精神最初不被人們理解,有些人叫他郭瘋子,于是替他加上了幾句:幹我們這一行,就得有一股拼命精神,有人叫我郭瘋子,我想,和害人精鬥爭,沒有股瘋勁哪行。案情一發,就橫下一條心,老子今天就跟你瘋上了!對我的修改,這位英雄十分贊成,他說:你這麽改,我才覺得來勁,要不然,總是講不出心裏那種辣乎乎的情緒來。

 

我對他說:其實這種話你平時經常講,只是你一想到上台演講,就有一種看不見的力量,指揮著你不往平時口語這邊想,而是往書本上那些美麗的詞句那邊想,總以爲書本上的話要比口頭上講得漂亮,這麽一來,不但把本來很生動的話丟掉了,而且把你本來很生動的個性歪曲了。一旦你歪曲了自己,聽衆和你之間的情緒就産生了一堵透明的玻璃牆,你和聽衆、聽衆和聽衆之間交流的渠道就不可能暢通了。

 

響亮的口語即使在開始只鼓舞了幾個敏感者,但只要他們一鼓掌,就意味著心靈的交流渠道在最敏感的人士那裏已經溝通了,相對不夠敏感的聽衆就自然地被他們喚醒,跟著鼓起掌來,使局部的溝通變成全部的溝通。

 

一個演說家要珍惜與這種最敏感者的帶動與次敏感者響應的契機。這時,最好停頓一下,讓次敏感聽衆覺悟過來,加入鼓掌者的陣營。這也說明,演講者要善于駕馭二者,使之樂于達到你和他們之間高度的默契。

 

——《語文學習》

 

發布:劉海